您的瀏覽器不支 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 JavaScript狀態

WebClientSecond

guideTile.toModdle
:::

未完・人權記憶

藉由這些資料所連結到的重大事件、政治案件,讓現今的台灣能夠更清楚、深入地了解,戰後這座島嶼上有哪些令人心傷的往昔記憶。

二二八事件

二二八事件為戰後台灣發生第一起遭到大規模武裝鎮壓的事件。自1947年2月27日以前,就可以從台灣逐漸持續惡化的政治經濟、社會衛生環境等,察覺到這場風暴來臨的前兆。這些觀察也都被作家們以紙筆寫入他們的作品之中。二二八事件發生的當下,在全島發布戒嚴、進行言論管控之前,不少記者、作家也都非常即時地寫下他們的親身經歷。全島遭受腥風血雨的強襲,許多在事件中受難的人們,在時隔數十年之後,才終於突破心靈的枷鎖,說出當年不能說、不敢說的經歷。


左翼案件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後,當局對於反抗者中潛藏「匪諜」的質疑就從未停歇。在1948年時起,當局開始大力掃蕩所謂的「匪諜」組織,從四六事件開始全台各地的共產左翼團體,紛紛遭到清剿,如台灣省工委會底下各地區、機構的支部,台灣民主自治同盟等各地組織,以及諸多零星被懷疑為潛臺匪諜或遭共產黨吸收的案件。在這之中有確實因相信共產主義社會理想而組成、加入其中者,也有無辜受到牽連遭誣陷的假案、冤案。


政治、派系鬥爭、軍隊整肅案件

1949年同時與左翼組織遭到國民政府清剿的,是對於黨內政軍進行整肅、排除異己的政治迫害。在黨政軍體系中,上從黨政高層如段澐、孫立人、吳國楨等人,到中、下層級的陸海空三軍士官兵,都成為國民政府整肅的對象。這些人多是在戰前於中國即屬黨政軍中之一員,是黨的「同志」、「同袍」,但在政府撤遷來台後,因為政治勢力派系鬥爭等不同的理由被逮捕、軟禁、入獄或處刑。


原住民政治案件

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後,原住民民族亦被捲入這場風暴之中。如嘉義阿里山地區的鄒族湯守仁、高一生等原住民領袖,在事件過後即曾遭到逮捕,1949年到1950年間其所組成自治團體更遭指控為共產組織而再次遭到逮捕後處以死刑。其他如泰雅、布農族人,都是曾遭白色恐怖政治迫害的一員。


台獨案件

若說1950年代開始的白色恐怖政治案件是以左翼共產組織的清剿為大宗,則在1950年代末期進入1960年代後,當局政府打擊的重心則轉向台獨異議人士。一路從1960年代到1970年代,其中有組織、團體如台灣再解放聯盟、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者,有個人行動如郵包炸彈、四二四刺蔣案,亦有從個人擴及到多人組織、團體層面者如台灣人民自救宣言、蘇東啟案等,都是對於台獨異議人士、團體的打壓、逮捕及處刑。


言論自由打壓案件

解嚴之前,知識份子對於政治主張的發表,多是透過雜誌、刊物的發行,但在國民政府的管控之下,不僅所發行的刊物會遭到沒收、查禁、銷毀,說話的人更可能難逃牢獄之災。如楊逵曾發表的〈和平自由宣言〉,雷震所籌組的《自由中國》雜誌,在報刊上以漫畫諷刺時政的柏楊,在美國遭到暗殺的江南。讓原本就已風聲鶴唳噤聲不敢言的島嶼,更加劇台灣人民「不可以亂說話」的恐懼。


民主運動暨其打壓案件

台灣在1970年開始,因為島嶼內外國際、政治情勢的影響,開始了政治民主化的歷程。而在這個過程中,面對強權,有越來越多的人願意為自己的信念、理想主張挺身而出,但也因此遭受打擊、鎮壓,亦有人因此失去生命。這些事件有阻擾人民合法選舉權利者如中壢事件,有針對遊行、集會施以鎮壓者如美麗島事件、五二○農運,亦有針對進行民主行動的個人予以逮捕、迫害如葉島蕾案、陳文成案。此些都是台灣民主化歷程中,勇於衝撞體制、為民主發聲的例證。


學院案件

威權統治年代,從小學到大學各層級的教育體系,都是遭到當局管控言論、思想的處所。在台灣的大學校園內,亦有數起大規模因學生抗議行動,遭到當局打壓、逮捕的案件。如戰後初期的四六事件,1972年至1975年的台大哲學系事件,以及1986年台大校園內的自由之愛運動。而遭受打壓者不僅止於學生,教職員都可能是遭到整肅的對象。


監獄案件

在收容政治犯的獄所中,亦曾有不願放棄理想者,在獄中仍嘗試串連、組織同為政治犯的獄友,傳遞交換思想,甚至進而發起越獄、革命行動。但在事發失敗之後,有人被加重刑期,更甚有改判死刑遭到槍決。這幾起在牢獄中發生的「政治叛變」,帶給同在獄中的其他政治犯難友們難以抹滅的記憶,留下令人震驚、心痛的傷痕。